和田椰子

幕末明治史热爱 / 松菊先生/ 政友会二代总裁 / 明治长州 / 伊藤系 / 桂园时代

重读中江兆民的《一年有半》(吴藻溪译),又被这段描述击中


西园寺公望侯爵气宇开阔,见识宏远,而且聪明无比。但是因为过分聪明,对于一切事情,动辄能够立即看透它的结局,所以没有一件事情,足以引起他的好奇心理。也就是说,无论日本发生怎样的事情,在他看来,都是根本不足奇怪的。换句话说,这位侯爵是没有好奇心理的。这就是他所以冷冷淡淡,毫不热心,而且使见过他的面、听过他的话的人,内心的热情也都为之冷却的缘故。侯爵的内心一定说,我想用兵吗?赶不上汉尼拔和拿破仑;想搞政治吗?胜不过俾斯麦和加富尔;况且即使我不干这些事情,而社会上去干的人很多,我何须乎和他人争功名,抢权势呢?所以常常退避不就。他辅助伊藤博文侯爵的时候,好象风中的杨柳,又如菜花丛中的蝴蝶一样,也只是冷冷淡淡,丝毫没有使自己的思想深处受到影响,丝毫没有动摇自己的志气;和郭嘉及荀彧对待曹操的态度,大不相同。侯爵毕竟是不肯做执掌政权的政治家,可惜!


「好象风中的杨柳,又如菜花丛中的蝴蝶一样」

这两句简直了(萌翻滚)

与西园寺那句「一心只读书,不懂人情世故」的自我评价非常相符了


可惜中江病逝太早,不然真的很想听听他对后来的西园寺的说法……


另外我实在是太喜欢他评价伊藤的部分了(捂脸),一起录一下:

伊藤博文大勋位,诚然是一位风度翩翩的秀才,在汉学方面,他只有做歪诗的本领;在洋学方面,他只有背诵目录的水平;这就已经足以大大超过其他元老,而使他们没有话说;加之口若悬河,很能一时把人们弄得糊里糊涂。然而这不过是秘书的才干,是翰林的能力,而不是宰相的资质。因此往往先后在法律制度方面做出了若干成绩,到了担任总理大臣的时候,就只有失败,而没有丝毫成绩,可知他不是那种器材。所以就侯爵在总理任内所想做的事情看来,恰象一个蹩脚的钓者。要等到小船、钓竿、食饵、丝线,万事齐备,才肯下钓,而一尾鱼也钓不到。有名的刷新行政和整理财政的措施,不都是蹩脚的垂钓吗?假使用一句话加以论断,那就是野心有余,而胆识不足。假使只担任内阁秘书长,那真正是把他摆在适当的位置上。


相当小熊猫了www


另外这次重读发现中江对毅君非常赞赏啊,两次说到他都是「可惜已经不在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