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田椰子

幕末明治史热爱 / 松菊先生/ 政友会二代总裁 / 明治长州 / 伊藤系 / 桂园时代

トリプルフェースを持つ男。
在等透透回家的时间里,早就想好了要拍波本、降谷零、安室透三张照片来玩美图秀秀的拼图功能( ̄▽ ̄)/
就是滤镜太少了,透透的要更粉嫩点,零哥哥的要更冷一点才好(/。\)


善も悪も~間違いもある~🎵

僕を騙す~僕もいる~🎵

↓↓↓↓这一话的警校组是真的戳心了。加密的文件夹,还有梦(ノДT)降谷先生你要保重自己啊。这个梦大概就是所谓的反梦,那四个人都巴不得他不要去他们那里呢,哪儿还会嫌他慢。

这两天收集的小棍子们
小松家那根是去年刚竖起来的呢~萨长同盟之地
在『几松』吃的那顿等游记写~

2018.5.26松菊祭
游记等回家写

作为一个长州人,来京都当然要住长州藩邸啊!!

经历6小时的飞机延误后终于到京都了
开玩笑说果然是长州人来京都,如此艰难(ノДT)
这次住的地方是建在长州藩邸旧址上的酒店,桂先生的像就在酒店墙边
顺便贴个地图让大家感受一下地理位置和周边ww

明天滚去松菊祭。

新书柜到家超高兴 (*≧▽≦) (抱着蹇蹇录的小家伙也很高兴)
终于能把各种书都放进去了,是说之前做100问时果然数少了(ー`´ー)

摘自《陶庵随笔》国木田独步的编者语《陶庵侯に就て》

其中关于陆奥的一段

死之前还要担心墓碑上的文字,遗言叮嘱好具体写哪些字……真的是很陆奥了ww


伊藤侯の他に、政治上に於ける侯の提携者を求むれば故陸奥伯である。十三年に仏国から帰った時陸奥は未だ獄窓に呻吟して居た。彼が獄から出るや、侯は之を訪うて大に快談を試みたが、其は寧ろ放言高談した迄で決して真面目に政治上の経綸を語ったという程には至らなかった。十八年侯が墺国公使としてウインナに駐在せる時、恰度陸奥が欧州へ来て、今度は互に治国平天下のじみな処を語り合たらしい、二人の交際は其の後益々親密を加え、陸奥逝去の電報が時の外相大隈伯から侯の許に飛だ時は侯恰も例の盲腸炎で将に帰国の船に乗らんとする...

又一批粉籍证到了嗷嗷嗷!!
vol.1还在海上飘(ノДT)
vol.5什么时候能出呀……等好多年……

【史料翻译】明治12年1月30日中江=>西园寺书信

感觉,我,从苍穹圈爬出来之后,发现首页,全在刷三国【掩面

努力刷一下明治的存在感。


回国后闲散度日的中江写给仍在法国的西园寺的一封信


最近十分疏懒,一直没给你回信,还请千万不要怪罪。我诚挚祝你万福。我和饭冢、今村、光田几个人经常碰面,今村和光田做了法制官,学习勤勉,饭冢就很闲散。听说你前段时间离开公使馆了,是决定要归国而做准备,还是暂且继续留学?我们三四个人每次见面,谈话时都会提到你。一方面盼你早点回来,大家叙叙旧,一方面又希望你多留一两年,实现更大的志愿。

话虽如此,但我考虑的是,你一身天资,不拘于学者文章之类的工作,与其多留一两年,伤神于「controller」、「obligation...

幕末明治一百问

其实只从中挑了觉得比较有意义的80题来做,对原100题有兴趣请自行搜寻~


1 你的幕末明治历有多少年了?

6年


2 入坑的契机是?

楼亚太太的明治政府本,桂园那一页


3 第一部喜欢的作品?(小说、电影、同人志等)

剑心追忆篇(早在入坑之前就看了的)


4 幕末明治整体最喜欢的人物?

木户孝允、西园寺公望


5 幕末明治整体最苦手的人物?

新选组


6 喜欢的长州人

木户先生,大村老师,山田小市,长州five,山县阁下,太郎君,周布先生,山田爷爷,光妙寺

其余也基本都是很高的好感度


7 喜欢的土佐人

龙马,土方(久元)先生(迷之怜爱w)...


饿。
想吃睦酱和西园寺的粮。(别挣扎了不会有的)
去年东京那次到圣德纪念绘画馆参观,那个馆就是睦酱崩御后为纪念他建的啦,里面展示着从诞生到大葬、记录睦酱生涯的绘画,具体画作内容wiki上有列。嗯这不重要……想说的是,明治时代各种熟人多多少少在这些绘画里露了脸,但是西园寺倒没有。有一种「最亲近的人反而没有出现在人生画卷里」的微妙的萌感……
反过来西园寺那边,睦酱崩御前某天传召他入宫聊天,聊了许多过去的事,聊到最后,睦酱赐了一幅画卷给他。事后想想那就是最后的留念,但是这幅画卷也在大地震时被烧毁了。往后西园寺也就只剩下回忆,再没有与睦酱有所关联的东西了。
……这些对我来说都是萌点!毕竟……西园寺就是那种没什...

【历史创作】糖果与毒药(村田桂)

史实基础,文久2年,坂下门外之变前后。

最近有点饿,摸一块糖投喂自己(〃'▽'〃)


糖果与毒药

CP:村田/桂


桂与村田的相识,是在樱田藩邸举行的兰学交流会上。当时,村田在江户已是颇有名气了。他以宇和岛藩特聘的身份,受邀成为讲武所的讲师,又为幕府提供外交文书和各类洋书的翻译。其余种种能事数不胜数,不过最令桂感到兴趣的,是村田出身长州的背景。这位游学他藩,获得幕府赏识的洋学者究竟是怎样的人物,桂怀着这般好奇,与村田第一次见了面。

「我是宇和岛藩特聘,村田藏六。」

「长州藩士,桂小五郎。时常听青木医生说起先生的事迹,小五郎钦佩不已。」

「哦哦,青木先生也时常说起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