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田椰子

幕末明治史热爱 / 松菊先生/ 政友会二代总裁 / 明治长州 / 伊藤系 / 桂园时代

饿。
想吃睦酱和西园寺的粮。(别挣扎了不会有的)
去年东京那次到圣德纪念绘画馆参观,那个馆就是睦酱崩御后为纪念他建的啦,里面展示着从诞生到大葬、记录睦酱生涯的绘画,具体画作内容wiki上有列。嗯这不重要……想说的是,明治时代各种熟人多多少少在这些绘画里露了脸,但是西园寺倒没有。有一种「最亲近的人反而没有出现在人生画卷里」的微妙的萌感……
反过来西园寺那边,睦酱崩御前某天传召他入宫聊天,聊了许多过去的事,聊到最后,睦酱赐了一幅画卷给他。事后想想那就是最后的留念,但是这幅画卷也在大地震时被烧毁了。往后西园寺也就只剩下回忆,再没有与睦酱有所关联的东西了。
……这些对我来说都是萌点!毕竟……西园寺就是那种没什么欲求的人,睦酱留给他的东西就算是没了,也只会短暂地遗憾一下吧……也许把这件事记录下来的三申三叉等人还比他更介意。
这两人吧,相差三岁,标准的青梅竹马,童年玩伴,即使长大之后西园寺还会冷面吐槽睦酱,多可爱的君臣关系啊!
留法时代,那小子不像其他有志青年惦记着要回国,在异国他乡一呆就是十年,全然不管他的「陛下」还需要他回国参政呢(ー`´ー)要知道,他官费转私费后,西园寺家担负不起他的留学费用,是睦酱出钱资助他的啊!
而且更恶劣的是,这家伙好容易回了国,却跑去跟留法的朋友一起去办鼓吹自you民quan的报纸了!!!被命令退社时还不死心地试图找睦酱谈话,表达自己找的工作很不错!(不是)
就算睦酱真的从此不理他,我也站睦酱那边啊ww
不知道睦酱看他工作时是怎样的心情,西园寺曾经胆大包天吐槽睦酱,睦酱也应该要狠狠吐槽他的工作才算扳平。不过睦酱对他还是夸的多,在尾崎的文相任期内还对尾崎说西园寺的好……
明治后期印象比较深的是试药的事儿。有人从国外引进的新药,说因为西园寺和陛下有相同病症,要他为陛下试药,他二话不说就去试了,也算没有辜负睦酱那么照顾他ww

唉。
那么萌的一对,但是没有粮。
只能抽空自己写了。(ノДT)

评论